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  默认

第274章 兴师动众的等待(2/2)

方德庆神色满是神秘兮兮的作态,“难不成是……天圣转世?”也不等方均一说话,他又继续说道:“这天地间还有谁能让天魔宫和圣灵堂如此在意,我记得传说中天圣曾经硬闯过天魔宫挑衅天魔至尊,后来天魔至尊和天魔宫不见后,天圣没过多久也不见了,有人猜测天魔至尊的消失和天圣有关系,天圣的消息同样如此,这里面的秘密谁也猜不到完整,不过总算说明天魔至尊和天圣有着渊源。”

一口气传音说了这么多,方德庆都没有停顿,毕竟不是用嘴说,传音的确不用喘气。

方德庆见方均一露出赞同的神色后,更加得意的说道:“圣灵堂和天圣的关系就更不用说了,圣子是天圣的传承者,对于天圣这个师尊当然在意,天圣飞升圣子当然要迎接。”

一直以来,天魔至尊和天圣消失之后,天界八成的人都不相信他们真的死了。只认为他们不是在某处沉睡不出世,要不就是转世轮回去了。

“那九州沧海又算怎么回事?”方均一问道。

方德庆回答得毫无迟疑:“这个简单了,九州沧海本来就是一等势力,消息来源方面自然不差。说不定就是在哪里得来了消息,所以也跟着前来凑热闹。哥,你也不想想,天圣可是整个天地间,除了天魔至尊之下的第一人,那些天尊都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方德庆说得头头是道,听起来似乎的确没有错,可是总觉得有些不妥。

方均一对他的猜的回答也没有太认真,神情渐渐恢复了平常。

方德庆见到了,不由的有些不满,“哥,你这是不信我?”

方均一坦然说道:“这些你说给谁听,谁都不会信,毕竟都是你猜的不是吗。”

正如方均一所言,这些都是方德庆猜想出来的,并且他也不相信自己猜想的事实,更多的则是有意的戏玩,故作认真的娱乐方均一,也娱乐自己。

可是方均一这幅完全不在意的作态就让方德庆不满了,一开始戏玩的心态也被激出几分认真来,哼声传音道:“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那哥你说说还有什么人能够让这三方势力这样兴师动众?”

“我猜不出来。”方均一完全无所谓的说道,那副样子让方德庆更加不爽,想都没想就头口而出说道:“你既然不信,那我们打赌如何!”

“诶?德庆,没必要为了这……”方均一的话语还没有说完。

方德庆已经快速的打断他,“我就打赌这次这三方兴师动众为的就是天圣!”

方均一张了张嘴,哑然无声。看到方德庆那满满都是认真的神色,他也没有传音劝说什么。

他对自家弟弟某些时候固执的程度也了解,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多说无益,唯有沉默的算是答应了下来。反正输赢什么的都不重要,他们这些小虾米也做不了什么。

如今的两人不会想到,一时的顽固的方德庆竟然真的说中了。

现在天魔宫他们音守在各个飞升台等候的是唐念念,她本就是天圣的传承者,一直到将来真正成为天圣的时候,方均一和方德庆两兄弟回想如今,也不禁感到事情的奇妙。

此时此刻。

天界混虚境,碧海蓝天,苍松冲天恒古,浮空山脉中阁楼玉宇,古朴古老的气息宛若洪荒。山水阁楼形同一幅天地画卷,铺面而来磅礴肃穆气息。

五荒古楼以五行之势环绕天魔宫四周。

一处露天阁楼中。

两名男子站在阁楼围栏边,一名女子坐在阁楼内的酒桌边,某处角落蹲坐着个小小的身影,不知道在做些什么。

阁楼围栏边的黑袍男子声音浑厚如鸣,“转眼万年过去了,那边百年时间也该过了。”男子说话的时候,幽蓝的双眼闪过幽光。

在他身边穿着宝蓝长袍的俊朗男子斜眼朝他一扫,“转眼?”淡笑一声,笑得别有深意,双眼轻眯,望着无边无际浮空,声音略显得有些低沉,淡道:“我可不觉得只是转眼,甚至觉得有些漫长。对我们来说都是如此漫长,对至尊而言……”后面的话,让气氛一阵的沉默。

这说话的两人正是天魔宫五荒古楼里的黑龙荒牙和荒蛮林君肆。

里面坐在酒桌旁边的女子则是新晋的荒寐,谷媚娥。

角落蹲坐在不知道在做些什么的小小身影,则是荒逆。

“哇哇!”一阵的充满委屈的大叫声从角落传出来,只见角落的荒逆一蹦而起。

矮小得犹如七八岁孩子的身子,白嫩可爱的脸蛋,眉心一道血红魔魅的符文,眯得委屈的双眼,嘟起来的粉嫩嫩小嘴巴,这是个一眼看去就让人觉得是个娇蛮可爱的孩子。

荒逆一脸委屈的指着荒蛮大叫:“你还嫌时间长,那我呢!我呢!我呢!?”叠音不断,并且一个声线高过一个,表情也更加的委屈,双眼都弥漫上了水花,“你们全部随着魔尊堕落入世,一直到现在才回来,留下我一个孤苦伶仃的呆在这里!”

“你们知道不知道,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法术用错了,想到你们全部都去玩了,我去留着守家,我多委屈,多委屈,委屈,屈!”

荒逆越说越激动,眼睛全部都被泪水凝满了,可是那泪水似乎又黏性一般,凝聚眼眶内就是掉不下来。

黑龙荒牙和林君肆都淡淡看他一眼,完全不为所动,一副见怪不怪的神色。

谷媚娥一脸囧样。她才醒来没多久,对于荒逆这种多变诡异的性子实在还未习惯。

若说雪津的性子够古怪难猜了,荒逆则是另一种古怪难辨。

现在的他完全一副孩子的性子,不过他还有另一面,一旦他的身子长大,那就是一个妖孽,绝顶妖孽,连她这个先天魅惑之体都甘拜下风的妖孽。

谷媚娥只要想到荒逆大时的模样和性格,再看此时他这个状态下的样子和性子,目前还无法适应,做到黑龙荒牙和林君肆他们那样的淡定。

林君肆淡说:“你也知道是自己法术用错了,只能怪你自己。”

“你还说我,还说我,说我,我……”荒逆瞪眼,嘴巴都能挂个酱油瓶了。他大叫道:“你们不止陪着魔尊玩了那么久,还见到了让魔尊动情至深的主母,我什么都没有,都没有,没有!”

谷媚娥:“……”

她着实还习惯不了荒逆这种说话的习惯。

荒逆手里突然凝聚一根修罗火焰叉,一脸委屈嫉妒羡慕的瞪着黑龙荒牙和林君肆两人,大声叫道:“我难受死了,嫉妒死了,羡慕死了。果然还是想要把你们叉出去!”

“要把你们叉出去!”

“把你们叉出去!”

“你们叉出去!”

“叉出去!”

“出去!”

“去——!”

修罗火焰叉子朝围栏边上站着的两人叉去。

黑龙荒牙和林君肆都淡然的躲开,两者都一脸平静的看了荒逆一眼,然后继续交谈。

“一百年已到,主母也该飞升入天界了,天界各个分飞升台都被布置人马,一旦见到主母就会通报上来。”黑龙荒牙说。

林君肆点头,嘴角勾起一丝嘲讽,“圣灵堂的人也跟着布置了人。”

黑龙荒牙幽蓝的眼睛同样闪过讽刺,“主不动圣灵堂,只为让主母亲自动手,给主母做乐子。”那个所谓的圣子真将自己当回事,竟然以为天魔宫真的动不了他和他那个圣灵堂么。

谷媚娥看着这两人谈话自然,不时闪动身子躲避无数修罗火焰叉,又看那边泪眼朦胧,丢叉子丢得凶狠迅速的荒逆,一时真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好。

这些人她不懂,真的不懂。

她不知道原来的荒寐是否懂他们,反正现在的她还无法太过亲近的相处。

不过她并不着急,相信时间会磨合一切。

她也很有自知之明,知晓自己能够得到这一切,不过因为当时司陵孤鸿为了找个媒介,正好她的身体适合罢了,并没有多少感情可言。她本身又是新晋的荒寐,无论是修为还是很多方面都逊色林君肆他们太多。哪怕现在她的身份是五荒古楼的荒古天尊之一,林君肆他们对她的态度并不算差,谷媚娥却清楚明白,他们与她平起平坐,只因为她是司陵孤鸿选择的人,实际上并没有认同她。

她想要得到认同的话,最主要还是得自己努力。

因此,谷媚娥醒来后的这段日子一直很勤奋,绝不骄纵自满,态度也很谦和。

“说起主上的话……”谷媚娥轻轻的出声,里面浮现担忧,低声道:“再过两天,就是天界整整万年,仙源百年的时间。那时主母一定会飞升到来,主上却知在冰封中还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。”

一阵的沉默。

林君肆轻叹:“情深不寿。”他垂眸摇头,“一万年,对至尊来说,太长了。”

黑龙荒牙还有孩童荒逆也都一脸的沉静下来。

一万年的时间,对司陵孤鸿来说,真的太长了,尤其是尘埃落地后的两千年。

情深不寿。

司陵孤鸿对唐念念的情,何止一个深字能形容,何止是伤身伤神。

那是铭记入骨髓,深刻进魂魄的情念。

无时无刻的思念,整整凝聚了一万年的思念,带来的是灭魂般的折磨,竟然连至高无上的天魔也无法承受,直至沉睡冰棺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今天大多时间都在考虑新的篇章也是最后篇章的安排,没有万更,也没写到念念出现,看来只能明天来天界了。

o(n_n)o~又出现一个新角色,此时是小版(有大版,还未出现)荒逆~

先看到这里,把此书加到书签

上一页章节目录下一章
他们都在读: 赌石翡翠王上门佳婿邻家美女初长成天下男修皆炉鼎大世尊皇后,朕是你的真桃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