绝对掌控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天气预报提示, 今晚有小雨。

  黑色的车内, 舒瑶侧坐着, 头抵在梁衍的肩膀上。

  梁衍的身材极好, 尤其适合穿衬衫。舒瑶枕到他温暖的肌肉上, 闻到他身上淡而好闻的气息。

  舒瑶很难用语言来形容自己此时的状态。

  像是醉了, 又像是没有醉。

  从某种程度上而言,如今的舒瑶, 更接近普通人小酌微醺时的状态。

  只需要一点点酒精, 就能让她的皮肤,一点一点, 从洁净的白染上好看的淡淡粉色。

  像初春季节, 桃花初绽的模样。

  “不说话, 我就当你默认了, ”梁衍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舒瑶的眉心, 眸色暗沉, “这些天我对你太纵容了,该罚。”

  手腕上的领带并没有打成蝴蝶结, 暗色的底,衬着手腕肌肤愈发莹白。

  方才梁衍系上去的时候,失了以往的冷静。

  舒瑶瞧出他的不悦, 但迟钝的小脑袋让她没办法去思考, 想不通他到底为了什么要这样做。

  “上次欠了一次, 这次又犯了错, 罪上加罪, 该重罚,”梁衍垂眼看她,“先摘再吃。”

  舒瑶尝试着想去触碰他的衣角,却被梁衍按住手。

  不许她碰。

  手机铃声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起。

  梁衍看着舒瑶“拿出来。”

  手机在他裤子中,如今舒瑶的两只手并在一起,并不是多么方便,探入口袋时也小心翼翼的,唯恐碰到什么不该碰的东西。

  好在没有,舒瑶艰难地拿着手机,举到他面前。

  “接通。”

  梁衍这样下着命令。

  舒瑶不得不按下接听键,好在梁衍瞧她拿着艰难,一声叹息,从她手中接过手机,仍旧一手搂着她。

  “梁先生,”是苏父打来的电话,他声音带着几分疲惫不堪,“关于绾滟的事情,能否多给我一些时间考虑?”

  “夜长梦多,”梁衍淡声说,“建议苏先生早做打算。”

  梁衍素日待人温和有礼,少有倨傲,这也是他备受夸赞爱戴的原因之一,唯独尝过他强硬手段的人才知道,这人骨子里就是冷的,一点儿人情味都没有。

  说这话的时候,舒瑶强忍着,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发出来。

  其实手腕被领带绑的不太舒服,刚刚梁衍力气大了些,没能控制好,有点疼。

  舒瑶尝试着转了下手腕。

  低着头看了看,密闭车厢内,两只手都被绑的严严实实,根本没有办法解开。

  梁衍看过来,敏锐捕捉到她的小动作。

  按下她的手,挂断电话的同时,他说“不听话。”

  三个字念的很轻,下一瞬,她被梁衍按在怀中,脸埋在他胸膛上,梁衍低头,带着惩罚意味,在她脖颈上咬了一口。

  轰。

  舒瑶感觉自己脑子里似乎炸开了烟花。

  梁衍用的力气并不大,甚至可以说没舍得下力气,偏偏舒瑶耳朵后脖子处的肌肤受不了一丁点儿的刺激。她试图缩着脖子,蜷缩起来,以躲避着难捱的亲昵。

  梁衍按着她的肩膀,冷静地问“想躲哪儿去?”

  舒瑶小声“疼呀。”

  其实并不疼,是另一种从未体验过、令她不安的感觉。

  从被咬的地方,顺着神经末梢传递到每一处,连带着脊椎都麻了。

  梁衍的手指慢条斯理地划过方才咬的位置,洁白的肌肤上,留下一个浅浅的咬痕。

  他说“现在乖点,等会才能少吃点苦头。”

  舒瑶快被他此时的语气吓的缩成一团“……我不喜欢吃苦。”

  说话间,梁衍笑了一声,扶她起来“现在不吃点苦,怎么能长教训?”

  车子平缓地在路上行驰着,舒瑶曾多次疑心梁衍要做什么坏事,但他没有,只是让舒瑶坐在他腿上。

  好闻而清冽的香气萦绕在她鼻间,脸颊贴在质地精良的衬衫上,梁衍低头,耐心地与她接吻。

  从未有过的温柔,至少在舒瑶的记忆中,这是梁衍第一次温和而轻柔地亲吻着她。

  舒瑶虽然很萌手段强硬的男性,但有一点无法否认,她甘心臣服于梁衍此刻的温柔。

  梁衍的手按在柔软的小腹上,轻轻下压,声音低低,带了丝不明的意味“现在还会不会痛?”

  舒瑶不解何意“不痛啊。”

  手机铃声再次响起,而这次,梁衍没有故意欺负舒瑶,一手搂着她,一手接起。

  这次的谈话事关马上即将开始的董事会换届选举,邓玠联合了部分股东,但仍旧缺少一部分支持。

  对方认认真真地汇报着,声音清晰,偶尔可以听到翻动纸张的声音。

  梁衍耐心听着,偶尔回应几句。

  舒瑶不敢发出声音来,唯恐那边的人听出异样来。

  强烈的羞耻心,令她在梁衍怀中颤抖,一点动静也不敢发出。

  梁衍一双手不紧不慢,有些逾矩,却又不曾真正碰到不该触碰的地方。

  她受不了痒,偏偏手也不方便,无法触碰,更加难受。

  舒瑶并不知道他说的摘樱桃究竟是何等含义,但此时她已经开始觉出几分惩罚的意味。

  忍不住转脸,看着车窗上的雨珠儿。

  她此时的身上已经沾满梁衍的气息。

  而梁衍衬衫西裤整整齐齐,唯独少了一条领带。到如今,他仍旧不疾不徐地讲着电话,对手机彼端的人下着最后的通知。

  声音端正严肃,听不出丝毫的异样来。

  好似此时正抚摸她颤抖脊椎的人并不是他。

  车程很长,好不容易到了家,直到下车,梁衍也没有解开领带。

  舒瑶都不敢看司机的脸,虽然在后面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,但她感觉司机脑袋里一定开起了云霄飞车。

  梁衍抱着舒瑶,径直到自己卧室。

  与梁衍为人处事一般,他的房间中并没有太多装饰品,简简单单。

  唯独墙上挂着一张瞧上去像抽象派的画,有些潦草,舒瑶不过看了眼,就被梁衍捂住眼睛,不许她再看。

  藏蓝色的床品,舒瑶蜷缩在柔软的床褥之中,眼睁睁地看着梁衍去浴室。

  片刻后,他洗净双手,拿着湿巾,放在床边。

  舒瑶察觉到危险靠近,想要退缩;然而梁衍比她先一步动作,毫不费力地拎着她手腕上的领带,轻而易举地捆在床头的雕花圆木上。

  细伶伶的胳膊被迫高高举起,越过头顶,仅剩可以动弹的双腿也被压制。

  完全的压制。

  梁衍解开衬衫上的前两粒纽扣。

  舒瑶稍稍有些慌乱,并不觉着害怕,虽然动弹不得会让人没有安全感。

  但梁衍恰恰就是她的安全感。

  梁衍俯身,抚摸着她的脸颊,包括上次被玫瑰花刺弄破的小伤口。

  已经长好了,只剩下细微的、浅浅的痕迹。

  他声音低哑“瑶瑶,想一个词语。”

  舒瑶不明白梁衍的目的,她迟疑着开口“什么都可以吗?”

  “什么都行。”

  舒瑶此时脑袋空空,还真的想不起来什么好东西。视线越过梁衍肩膀,她看到梁衍身后的小桌上,摆放着一盆不知名的花朵。

  她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。

  刚刚吃的全是水果和零食,乱糟糟的一大把,现在已经基本上消化得一干二净。

  舒瑶说“泡芙好不好?”

  “好。”梁衍笑了,在她脸颊上轻轻啄了一口。

  在捕食的前一阶段,他乐于先给予她足够的温柔,好让她消除戒备“只要你感到不舒服,就念出来,我会立刻停下。”

  舒瑶隐约感觉有哪里不对劲,本着刨根问到底的劲头,她询问“不舒服包括哪些情况?”

  “难以忍受的疼痛,或者让你感受到痛苦的呼吸障碍,”梁衍耐心地为她解答,“除此之外,其他所有难以忍受的感觉都不算数。”

  舒瑶的小脑袋想不明白,除了这两种之外,还会有什么难以忍受的感觉。

  但她知道梁衍此时生气,不再多问,乖乖地应了一声。

  梁衍低头,俯在她耳侧,声音低沉“泡芙,好好地记住这个词。否则,你再怎么哭,我都不会停。”

  他亲吻着舒瑶细白的脖颈,在上面留下一个又一个浅浅的痕迹“叫一声哥哥,我就开始教你。”

  雨珠已经连成蜿蜒不绝的线,不停往下滴落,敲打着窗外宽阔的泡桐叶。

  花期过了,只余下苍翠的叶子,和寂静沉稳的树干。

  就在今天早晨,舒浅浅以失恋散心为借口,刚刚搭乘上出国游玩的飞机。

  想要审问她的舒明珺扑了个空,只能先询问舒世铭。

  舒明珺下午刚刚从梁衍那边拿到消息。

  当初舒明珺连续几次不曾收到舒瑶的手机短信,打电话过去提示关机,才觉出不妙。

  她察觉到妹妹失踪之后,第一时间通过账号查找手机定位,定位在一家二手手机店中。

  舒明珺付了一大笔钱,那老板才偷偷地告诉舒明珺,这手机其实是小偷偷到卖给他的。

  恰好网上关于梁衍和舒瑶亲昵的那段视频被放出来,舒明珺一眼看到里面就是自己妹妹,直接杀到梁衍处要人,也就无暇继续去追究手机下落。

  直到前几天,梁衍派人去查,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,竟然查到三年前小偷行窃时候的监控。

  监控清晰地显示,那部手机,正是小偷从舒浅浅身上偷走的。

  梁衍捡到舒瑶之前的那两周,苏绾滟从精神病院中逃离,舒浅浅拿到舒瑶的手机,以舒瑶的口气继续和舒明珺发短信。

  舒明珺不知道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,但她需要问清楚舒浅浅的生父究竟是不是自己父亲。

  这也是梁衍要求她去做的。

  舒明珺和舒世铭坐在一起,双手压在腿上,她看着自己的父亲,直截了当地问“舒浅浅究竟是不是我亲妹妹?”

  舒浅浅几乎是和舒瑶一同被接到家中,当初舒浅浅的母亲死在舒瑶的家中,她留下的女儿,也就是舒浅浅,无依无靠,舒世铭承认是自己女儿,把她接到家中养着。

  季南秋和舒世铭原本算得上是联姻,感情虽然说不上多么好,却也不坏,但舒浅浅到了家中之后,他们二人的关系顿时微妙起来。

  舒明珺也曾怨怼过父亲的出轨,毕竟那时候舒浅浅和舒瑶年纪相仿,他竟然隐瞒了母亲这么多年。

  而这次顺着舒瑶的事情,顺藤摸瓜,舒明珺觉出点不一样的东西来。

  舒世铭与舒浅浅的母亲是一场酒局上认识,随后发生关系,舒浅浅母亲怀上孩子,告诉了舒世铭;舒世铭只愿出钱让她流掉孩子,不肯再有进一步的关系,舒浅浅母亲恼怒之下,找到舒父。

  那天,苏绾滟带了枪过去。

  舒世铭坐在灯光下面,被女儿这样质问,他身材佝偻,好久,才说“不是。”

  舒明珺感觉喉咙像是被人死死地掐住了。

  “当年的事情你都知道,”舒世铭缓声说,“她母亲死在我们家中,我对不起她。况且,舒浅浅当时和瑶瑶差不多年纪,再没有别的亲戚。”

  舒明珺的指甲深深挤入肉中“那我妈知道吗?”

  “知道,”舒世铭说,“她同意了。”

  和梁衍的推测相吻合。

  舒明珺终于明白,为什么舒世铭明明并不喜欢舒浅浅,却极少责罚她。

  原来只是出于对她生母的愧疚。

  舒世铭并不注重家庭,他极少会考虑孩子的教育问题,更不会和她们闲聊。在舒明珺印象之中,自己的父亲就像是一台无情的赚钱机器,给予她们丰厚的物质条件,却不会再有过多关怀。

  当初哪怕舒瑶精神状态出现问题,也是舒明珺始终陪伴着她。

  舒世铭反倒没怎么放在心上,他认为这些只是青春期的正常现象,等长大了就好了。

  舒明珺庆幸自己并不是一个只会听父亲话的人。

  她看着舒世铭,问“爸,如果舒浅浅和苏绾滟勾结在一起欺负瑶瑶的话,你会怎么办?”

  舒世铭错愕地看着舒明珺,没能理解女儿的意思“什么?”

  “您现在打电话让舒浅浅回来,马上停了她的卡,”舒明珺死死地掐着手心,沉声开口,“梁先生有事要见她。”

  她微微仰脸,凝望舒世铭身后的窗子,夜色已经完全降临,疾风劲起,今晚有场暴风雨。

  另一边,微雨阵阵,清风拂柳。

  碧绿的细枝嫩叶中,藏着嫣红的樱桃,俱挂着刚刚落下、晶莹剔透的雨水。

  鸟儿停留在树枝上,扑闪着翅膀,试图吃掉甜甜的小樱桃。鸟喙啄的樱桃发颤,鸟爪抓挠着两侧的叶子,抖落更多雨水,不停往下落着,沾湿它的毛发。

  天气预报有误,原本的微风细雨已经转变为狂风骤雨,阴霾的天空被一道锐利的银白色闪电划过,轰轰隆隆的雷声不绝于耳。

  鸟儿听见房间内传来细微的请求,女孩子的声音十分模糊朦胧,带着哭腔,男人不为所动,哑声问她“以后还敢不敢夜不归宿?”

  女孩低低地应一声,叫了声哥哥。

  她说再也不敢了。

  鸟儿无心留意室内人的聊天,仍旧啄着樱桃。樱桃刚刚成熟没有多久,又甜又香,果汁充沛,一口咬下去,满是蜜汁。

  半小时后,鸟儿才满意地飞走。

  房间内,舒瑶依靠着浴缸壁,几乎坐不住了,她双手抱着膝盖,任由梁衍给她清洗着头发。

  梁衍的衬衫和裤子依旧板正地穿在身上,只是衬衫的袖口用袖箍箍住,露出肌肉线条流畅而结实的小臂。

  明明是严谨的一副装扮,该去办公室中工作,此时却在温柔地给舒瑶清洗着。

  舒瑶紧绷的肌肉已经完全松弛了下来,手腕上的红痕有些显眼,但并不痛。

  领带绑的很有技巧,留出了足够的空间,只是过程中舒瑶实在难以忍受,挣扎了几下,才留下了痕迹。

  手腕的摩擦处有点痒,忍不住伸手去挠,却被梁衍捉住手“别动。”

  方才的教训还在,舒瑶立刻老老实实,动也不敢动。

  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绝对掌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虎婿风华绝代只为原作者多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多梨并收藏绝对掌控最新章节